裸奔 - 优优色影院



石镇川是个有妻室的人,由于和一个舞女同居,被他的老婆当场抓到了,他哀求再三写了悔过书才算了事。
  舞女于紫琴被石太太打了两耳光,也只有认了。
  这是半月前的事。
  今天石太太说:「镇川,明天我要回娘家住一星期,你可别走私啊!」
  「放心吧!太太,上次被妳的两个耳光打散了,我现在就是想走私也没有对象了。」
  「反正跟你打个招呼,再被我抓到可有你好看……」
  石太太走后,石镇川果然老实,但第三天同事生日,三五个人提议吃了蛋糕到舞厅玩玩。这一玩又遇见了石镇川的老相好于紫琴,自然一拍即合。
  这天晚上,忽然有人敲紫琴的门。
  「谁呀?」于紫琴赤身裸体在门内问着。
  「快开门,我知道石镇川在里面,快点开门。」
  屋内乱成一团,石太太在外猛打门。
  她到娘家不过是一次考验,第一天她不回来,第二天也不回来,她想丈夫再走私必从第三天开始。
  狼到天边吃肉,狗到天边吃屎。她想他不会那么老实,果然被她料中。
  很久之后门了开,石太太冲进来到处搜寻。
  「石太太,妳这是干什么?」
  「干什么?妳装什么蒜?」
  「石太太,三更半夜,妳闯入民家,我要告妳妨害自由。」
  「妳也有资格告我?哼!等我找到了证据,我会告妳。」
  「妳找吧!」于紫琴冷笑:「石太太,要是妳找不到证据呢?」
  她发现茶几上的烟灰缸内有四个烟蒂,似乎是总统牌,她丈夫正是吸这种牌子的。所以她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把握。再说要是屋中没有鬼,她为什么这么久才开门,而她看来又不像刚睡醒的样子。
  石太太大声说:「我要是找不到,随妳怎么对付我都成。」
  「石太太,这话可是妳说的?」
  「不错,我绝不反悔。」
  「妳要是找不到证据,妳首先向我道歉,然后脱光衣服给我死出去。」
  「好!一句话。」
  于是石太太开始搜。她相信丈夫在这儿,而且看看床上情况,不久之前他们一定干过那事,但她就是找不到。相信她每个地方都搜了,足有四十分钟之久。
  「奇怪,怎么会没有?」
  「没有就是没有。」于紫琴脸色一沉说:「石太太,向我道歉。」
  「不!我还要找。」
  「不必找了,就是老鼠藏在这里,也逃不过这种搜查的。」
  「好!我向妳道歉,对不起妳。」
  于紫琴要报两个耳光之仇,说:「石太太脱衣服。」
  「于紫琴,妳别拿鸡毛当令箭,我不过和妳开开玩笑罢!」
  「开玩笑?谁和妳开玩笑,妳以为可以随随便便半夜跑到人家家中乱搜一通?妳算什么东西?」
  「妳敢骂人?」
  「我骂妳又怎么样?妳要是不脱我就宰了妳……」她抓起一把雪亮的水果刀指着石太太。
  「于紫琴,这可不是开玩笑啊!」
  「妳不脱?」
  于紫琴的刀尖已抵在她的颈子上,石太太一看她的脸色不由凉了半截。脱衣服和一条命相比,脱就微不足道了。
  「我只给妳一分钟,只要过一秒我就戮妳两刀。」
  「两……两刀?」
  「不错,不多不少在妳脸上划个十字。」
  「好……好,我脱……我这就脱……」这比戮她十刀还惧怕,石太太连忙说。
  她真的脱了,剩下内衣裤她想不脱了,于紫琴一瞪眼,她只好脱光,其实石太太的身材比舞女于紫琴更好呢。
  她开了公寓门,石太太奔出去,她才将她的衣服往楼梯下一丢。有的衣服落到底楼去了,于是于紫琴大笑着。
  但是,就在这时只闻「卜通」一声,于紫琴连忙关上门奔入储藏室一看,不由大惊了。原来石镇川的确在此,被她藏在这壁柜中。
  这壁柜门做得很特别,不用手敲它,在外面一点也看不出是个壁柜,而且壁柜门处还放个破衣架。
  她把石镇川藏在这壁柜中。第一、这柜门密封,在外看不出有门。其次、这壁柜又不在卧室内,况且这储藏室又是蛛网尘封。所以石太太就大致看看就算了。
  正因为这壁门太紧,密不通风,石镇川在内藏了将近一个小时,早已感到窒息透不过气来了。但他又不敢呼叫或敲门,故他昏厥时就倒向柜外了。
  于紫琴一看人没气了,慌了手脚大声叫:「镇川……镇川……快醒醒……你可
不能死啊……」
  石太太赤身裸体奔下楼找衣服,自然会被人看到,当她找到内衣裤时,已被两个男人看到了。
  「看什么?没看过?」
  二个男人本是呆呆地欣赏,见她骂人,二人即大笑起来。
  「笑什么?你们的母亲就是这样。」
  把所有的衣服穿上之后,她并没离开反而又上了楼。她总认为,石镇川是在于紫琴房内,所以她要在她门外偷听,要是石镇川在内,此刻该现形了。
  哪知就听到室内大哭大叫正是于紫琴的声音:「镇川……快醒醒……镇川……镇川啊……这怎么办……」
  「石镇川怎么啦?」
  石太太此刻是恨透了丈夫,因为他果然在内,却害她被逼脱光出丑。
  「莫非石镇川乐极生悲,脱阳而死了?」石太太正要敲门,哪知门自动开了。
  于紫琴慌慌张张要找人急救,乍见石太太,震动了一下说:「石太太,快来看看镇川……」
  「镇川怎么呢?」
  「他……他没有气了……」
  石太太到储藏室一看,石镇川躺地上只穿汗衫短裤,但他已张开眼睛。
  这一下局面就完全变了。
  石镇川看看自己老婆,半天说不出半句话,其实说什么也没用了。
  于紫琴更不停地搓手:「石太太!我……我承认错了……妳把他带回去……我以后永远也不再和他来往了……」
  「带回去?说得这么轻鬆?」石太太取来那柄水果刀,一字字地说:「骚货,妳也给我脱。」
  「石太太,饶了我吧!」
  「妳不脱是不是?」
  「石太太,我保证不再和他来往就是了。」
  「脱!」刀子在于紫琴胸口画了一道,她说:「我也给妳三分钟,超过一秒我就在妳脸上画个十字。」
  人要是理屈气就不壮,她不脱是不可能的。像她这一行要是脸上有个十字那就完了,于是她也脱光。
  石太太拿着她的衣服,开了公寓门。
  那知,刚才那二个人又站在门外,原来他们见石太太穿了衣服又上了楼,知道还有好戏看。他们见石太太进入了于紫琴的公寓内,听到争吵声后,他们当然不肯走。这时发现又是一个裸体女人走出来,不由大叹眼福不浅,而且发现不是刚才那个女人。
  石太太把她的衣服在楼上梯口处往楼下一丢,自那梯缝处落下,可以落到最下一层,于是于紫琴就光着身往下跑。
  这次看见的人就多了,有人大叫裸奔,女人齐叫「妖精」,因为这公寓中的人大多知道她是个舞女。
  由于石太太大叫大笑,人就越来越多,等她穿好了衣服,公寓门外已集中了卅多个人。石镇川早已趁机溜了。
  当她奔上楼时,石太太也已经走了。
  最后剩下那二个有「眼福」的男人。
  甲说:「老兄,像这种事,百年难得一见。」
  「这叫做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你以为那个三围比较标準?」
  甲摊摊手说:「老兄,在那紧要关头,这双眼睛哪有时间去看三围呢?」
  二人相视大笑而去。
  而石镇川和他的太太,双方终于协议离了婚,而男方还付给女方一笔不少的赡养费呢!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