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公的誘惑 - 优优色影院



 作者:guiliren

公公的誘惑

「這鬼天氣。」

  沈老頭滿身大汗的從公共汽車上擠了下來,嘴裏咒罵着老天。剛過谷雨,天
上的太陽卻如盛夏一樣,毒辣辣的烘烤着大地。即使是下午時分,還是讓人熱的
難受,滿是盛夏的味道。

  單位組織的春遊活動,原計劃是玩兩天,結果一天都沒遊玩,大家就索然無
味的打道回府。沈老頭爬上五樓,旋開家裏門鎖。大門推開一條小縫,屋内竟然
傳來咿咿呀呀的小調聲:「兒子出差考察幾個月了,兒媳平時這時候不是去練瑜
伽了嗎?什麽事那麽開心的?」

  他小心翼翼地把門關上,蹑手蹑腳的走到兒媳的房門,想一探究竟。
  可眼前的一幕讓沈老頭驚呆了。赤裸着上身的兒媳,正背對着房門彎腰脫着
長褲。透過梳妝台的鏡子,兒媳誘人地胴體一覽無遺的呈現在他的面前。兩條白
膩修長的美腿根處,粉紅色的蕾絲内褲緊裹高高隆起的私處,倒三角形的陰部上
方隐約可見淡黑的陰毛。兩隻白辣辣的滑膩豐乳翹挺微垂着在胸前顫巍巍地晃動,
粉紅的小乳頭如櫻桃般點綴在峰頂,很是誘人。

  沈老頭頓時口幹舌燥,大腦充血。自從老婆去世後,自己性欲卻一天比一天
旺盛,昨晚旅途中找個小姐狠狠幹了幾炮的那根東西竟硬生生的翹起來。沈老頭
呆呆的看了好幾秒鍾,直到兒媳把褲子脫下擡頭起身,才迅速閃到門邊。他靠着
牆,兩手按着砰砰亂跳的心髒,深唿幾口氣後,才稍微平靜下來。

  「哦,妍妍…在啊…」
  生怕被發現剛才的偷窺,沈老頭走到大廳假裝剛從外面回來,大聲的喊了一
句。
  「啊……爸,你怎麽回來啦?」

  屋内傳來兒媳蘇妍驚訝的應聲。隻聽悉悉索索一陣後,兒媳從房裏走了出來。
上身穿着把乳房撐的鼓鼓的白色小背心,下身搭着黑色緊身練功褲。
  「嗯」沈老頭喉結聳動,忍不住的吞了幾口口水,目光停在兒媳胸前顫微微
的一對大奶前。

  「爸,不是說多玩兩天嗎?」

  蘇妍揉着濕淋淋的頭發,看着表情怪異的公公。
  沈老頭目光不舍的落在别處,扭過頭把包扔到沙發上,假裝疲憊的靠在沙發
上:「旅遊不好玩,大家玩了一天就嚷嚷回來了。」
  他閉上眼睛,兒媳那一對圓潤的大奶還在他腦海裏顫動着。沈老頭悄悄地又
深吸幾口氣,應着兒媳。

  「怎麽不好玩了?」

  蘇妍笑呵呵的問着。沈老頭睜開眼睛,兒媳正嬌俏的笑着看着自己,高聳雪
白的乳房随着笑聲顫動着,遮住了他一半的視線。沈老頭趕緊又閉上眼睛,口中
念念有詞,心中想着南無阿彌陀佛。

  「爸,我以爲你要多玩幾天呢,沒準備飯。我先練一會瑜伽,你肚子餓了,
冰箱裏有東西吃。」

  「我不餓,妍妍你先練吧,我回房去。」
  沈老頭不想再呆在客廳,兒媳穿的如此性感,等會連瑜伽做那些動作讓他看
到,他非得流鼻血不可。爲了避免受傷,他還是離遠點好。
  兒媳應了一句,沈老頭就進了房間。躺在床上的他,腦子裏盡是剛才的情景。
門外響起悠揚的音樂,此刻兒媳應該在練瑜伽吧。

  沈老頭是暗自喜歡這個兒媳的,嚴格說來,他是輕度少婦情結患者。記得老
婆還沒去世那會,單位幾個年輕人拿了幾部黃色錄像在單位暗中傳看。慢慢地,
沈老頭也開始接觸。
  一向穩重的他,第一次看到那種黃色錄像時,弄了個臉紅心跳,久久不能平
靜。
  錄像中的那些淫穢畫面和細膩地性愛動作畫面以及尖尖的呻吟,爲一向穩重
的沈老頭打開了全新的性渴望大門。

從錄像中,他第一次知道女人生殖器的構造還有這麽多不同,第一次知道女
人的陰道,肛門和嘴唇還有這麽多功用。
沈老頭還清楚的記得,看黃色錄像的當天晚上,他做夢了,久違的兄弟又
硬起來了,是那麽的堅挺。早上醒來時内褲濕了一大片,雖然老婆躺在身邊,他
還是夢遺了。因爲老婆和錄像上的女人區别是那麽的大,他完全提不起興趣。隻
有在夢裏和女人做愛的感覺才是那麽的清晰和強烈。

  那段時間,隻要有機會,坐在辦公室沈老頭總是低着頭假裝思考問題,偷偷
的翻閱手中的黃色畫冊,褲裆的肉棒硬了又軟,軟了又硬。
  沈老頭接觸那些錄像後,旺盛的精力無處發洩,開始注意起身邊的年輕女性
來。可他身邊除了男同事就是老女人,單位的年輕女同事少之又少,即沒身材又
沒有一點姿色,遠不能和錄像中的女人相提比倫。周圍唯一年輕美麗的少婦進入
了他的視線,那就是他的兒媳。

沈老頭經過無數次的自責和羞愧後,将兒媳當成他意淫的對象。的身上盡情的
他從不敢多想自己有一天也能和錄像中的男主角一樣,能在兒媳
馳騁,能把兒媳壓在身下,在兒媳體内盡情的抽插。
  盡管在想象過後他一次又一次責罵自己,暗下決心的說是最後一次。可那種
禁忌的快樂和手淫的快感,使他再一次次的繳精投降。



  第二章
老婆過世後,沈老頭爲了淡忘兒媳在自己心中誘人的身影,就慢慢在
外面學會了找小姐。

  沈老頭拿着單位的工資,在洗頭房和小姐頻繁肉搏做愛。一年後,如今的沈
老頭無論是經驗還是手法都能讓身下的女人欲仙欲死。
  更重要的是,他的本錢十分大。快六十的年紀體格還相當棒,胯下那根粗長
的肉棒更是讓搞過的女人癡迷不已。

  自從不停找小姐品味不同的女人身體後,兒媳在心中的影子慢慢淡忘。「可
今天自己怎麽了?」

  沈老頭煩躁的翻過身,兒媳那半裸的模樣又出現在他眼前。他幾次搖頭不想
去兒媳半裸的模樣,可他愈不去想,那景象如魔怔般出現在他眼前。
  「兒媳的乳房感覺比以前大了些,圓了些,白了些。」

  沈老頭揮不去那個念頭,幹脆不再折磨自己。「不就是想一下嗎,自己以前
還意淫着兒媳手淫過呢?不也沒事。」

  想到兒媳乳房的大小,沈老頭翻身下床,從衣櫃上了鎖的箱子裏翻出一個精
美紙盒。裏面珍藏着他以前手淫時美好的記憶。他從盒子底下翻出一個黑色的袋
子,從袋子裏掏出一條粉紅色的蕾絲内褲。

  這是沈老頭那年從兒媳曬在衣架上偷來的,一直深藏在那個盒子裏。這可是
兒媳當年最性感的内褲。他觊觎了很久,瞅住一個刮風下雨的好日子,才弄手的
寶物。當年在這條内褲的刺激下,不知有多少子孫被他射在紙巾裏。

  沈老頭把蕾絲小内褲放在手心展開,透過褲裆窄小的布料,依稀能看到手掌
的紋路。「嗯,兒媳的味道!」
  他把小内褲揉成一團湊到鼻子,深深的吸一口氣。依稀中,能嗅到兒媳殘留
的味道。
  「兒媳肉穴的味道是怎樣的呢?跟外面的女人的一樣嗎?」
  沈老頭用力的吸了加下,希望能嗅出兒媳的味道。胯下的肉棒一挺一挺的,
不知是肯定還是否定他的提問。
  好一會兒,才把那條粉紅色的小内褲小心翼翼的放回盒子裏收好。門外就響
起蘇妍旋轉鎖柄的聲:「爸,怎麽把門鎖上了?出來吃點東西吧」
  「哦……哦,剛才在換衣服……」
  沈老頭有點慌亂,臉上發燙的開門讓兒媳進來。眼前的景象讓他深受内傷,
鼻孔一熱,感覺有東西流下來。他伸手一摸,确定沒流鼻血,心才放下來。蘇妍
正香汗淋漓地正站在門前,胸前濕透小背心近乎透明,兩個飽滿的乳房輪廓清晰
可見,就連暗紅色的乳頭也一覽無餘。

  「妍妍,我先去洗澡。」

  沈老頭逃也似的離開房間,他感覺房間的溫度高達一百八十度,再不離開,
他将要血管爆裂而亡。他急沖沖的向浴室逃去,瞬間消失在兒媳蘇妍的眼中。
  「這老頭,都一大把年紀了,還毛毛躁躁的。連衣服也不拿就去洗澡。」
  蘇妍看着公公急沖沖的樣子,笑着拉緊胸前的小背心,一對飽滿乳球傲世橫
出。

  「嘭!」

  的一聲,沈老頭把自己關在浴室裏,心髒還狂跳不已。門外的兒媳真是誘死
人不償命的,本來就嬌美無比,今天還穿那麽性感,不是誘人犯罪嗎?他脫下衣
服,扔到牆角的竹簍裏,身下的硬物挺的高高的,像是在說「我要搞她我要搞她。」
  「爸,你忘記拿衣服換了。」

  一會兒,門外響起蘇妍嬌柔的聲音,如魔音般讓沈老頭入迷。
  「啊……妍妍……我剛才忘了,等會我洗完幫我拿進來吧。」
  兒媳一說,沈老頭才想到自己匆忙脫離間忘了拿衣服。

  「爸,你要穿那些衣服?」

  兒媳溫柔的聲音又響起。

  「拿那套藍色的西裝吧!」

  沈老頭一邊沖洗着身體,一邊應着。他努力壓抑自己不去想兒媳,可兒媳那
半裸誘人的模樣在腦海遲遲不肯散去。他用手壓着暴漲的肉棒,試圖讓它軟下來,
可越壓肉棒越硬,手一松「啪」的一聲直接彈在小腹上。碩大的棒體上青筋纏繞,
龜頭猙獰。

  蘇妍應了公公一聲,就去幫公公找衣服。走進公公的房間,從衣櫃裏找出公
公的那套藍色西服和一身内衣。看着公公髒亂的房間,她心裏想自從婆婆去世後
就是不一樣啊,公公在家裏邋遢了許多。作爲兒媳婦自己想爲公公整理整理,有
怕觸碰到公公的私人空間不太方便。唉,還是等老公回來商量商量給家裏請個保
姆這樣好些。

  蘇妍想着就走到了浴室門口。
「爸,好了嗎?」

  「嗯……唔……」

  沈老頭含煳不清的應了一句。蘇妍以爲公公已經洗完穿好,将門輕輕一推。
沒想力度過大,整個門都被蘇妍推開。

  「啊……」

  蘇妍驚唿一聲,整個人囧的俏臉暈紅。沈老頭正低着頭,滿頭泡沫的洗頭,
胯下的那根猙獰的大東西,正雄赳赳的貼着小腹上,龜頭正對着她像在跟她示威。
蘇妍看得臉上一熱一紅,芳心微亂,趕緊素手一伸,迅速關上門。浴室門即将關
閉地一瞬間,目光無意的又落在公公的那根吓人的肉棒上。

  「這老頭這樣的年紀,下面這東西怎麽還長成那樣粗長?」

  坐在沙發上的蘇妍,臉兒很燙。回想剛才在浴室看到公公那根比自己公公粗
大堅硬許多的肉棒,不禁的感歎。「竟然比自己丈夫的肉棒粗大這麽許多,這怎
麽沒有遺傳?」才幾個月沒見丈夫的肉棒的她,今兒竟然臉紅心跳想起男人的那
根東西了。

  「不就是第一次見到老公以外男人的那根大肉棒嗎?把你唬成這樣。」

  蘇妍意識到自己心态地變化,自我安慰着想。可她不願否認公公的本錢,估
摸要比丈夫的大兩個檔次。

  蘇妍自我嘲笑道,剛做完瑜伽,全身是汗,黏黏的很不舒服。正想起身拿衣
服也洗個澡,可發現雙腳有點使不上勁。扶着沙發掙紮地站了起來。下體的濕涼,
不知道是汗水還是……蘇妍确實很久沒見過肉棒了。雖然自認爲無論是身材還是
長相在旁人眼裏都沒得說。可是結婚幾年後,丈夫沈山當上公司的經理後就天天
在外面喝酒應酬,幾乎很少碰自己。除去丈夫出差考察前不痛不癢的幾次做愛後,
近三個月來,她連肉腥都沒聞過,更别說是做愛。長時間缺少性愛,讓她差點忘
記男人肉棒的味道了。

  自己近二十多年來,除了丈夫外,沒有第二個男人。成熟美麗的她身邊不缺
乏追求者和騷擾者。幾次老公司的幾個領導不止一次向她暗示讓蘇妍做他的情人。
蘇妍都假裝不知,逐漸斷絕了他們的邪念。

  從少女到清純少婦,再從清純少婦變成家庭主婦,丈夫沈山是他唯一的男人。
她唯一見過的肉棒也是丈夫的。因此,今晚突兀間看到公公這麽粗長的肉棒,讓
她難免芳心微亂。不管是作爲兒媳還是女人,見到公公那樣粗大吓人的肉棒,她
相信沒幾個女人能靜下心來。

  沒容她多想,沈老頭一會就洗完出來。由于天氣炎熱,沈老頭隻穿着一條短
褲,一條背心。蘇妍好像發現公公突然從一個老頭變成一個男人強壯了許多。難
道這是因爲自己偷看了公公那根吓人肉棒的原因?

  「洗完了,爸。」
  蘇妍尴尬地将目光從公公身上移開,掩飾的問了一句。
  「嗯,洗完了。」

  沈老頭低着頭,和兒媳擦肩而過。在浴室洗澡時,聽到兒媳的驚唿,他也吓
了一跳。剛才洗澡忘了将門反鎖,兒媳突然進來不是剛好看到他胯下的醜樣。想
到自己剛才的醜樣被兒媳一覽無餘,沈老頭一陣尴尬,因此洗完出來時,都不敢
正視兒媳。

  看着兒媳一臉無事的樣子,沈老頭懸着的心才放下來。也許是自己多想了,
兒媳可能并未看到自己的胯下的醜樣。即使看到,兒媳或許不會當做一回事。
  其實,如果沈老頭細看一眼兒媳,就會發現兒媳的臉上紅彤彤的和那不自然
的神色,可惜他自己心虛低頭匆匆而過!




第三章

蘇妍站在浴室鏡子前,彎腰脫下内褲。回想剛才的尴尬,她伸出嫩蔥
般的中指,在内褲中間窄小的布料上摸了一下,有點濕滑。俏臉騰地一下,紅了
起來,映在牆上的鏡子上,燦若桃花。

  年近二十七、八的她,一點都不顯老,還像個嬌嫩純情的少女。歲月除了給
她增添成熟的風韻外,并沒給她留下多少的痕迹。這可能跟她長期